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信息>情况反映
吉林、辽宁国有农场税费改革调研报告

  

  

  为了解国有农场税费改革政策落实情况,我们于326日至31日,赴吉林省前郭县灌区莲花泡农场和辽宁省大洼县西安农场进行了调研。通过召开农场干部和当地有关部门参加的座谈会,走访一些农工家庭,深入了解了两省国有农场税费改革政策落实情况。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两省国有农场税费改革政策的落实情况

  吉林省前郭县灌区莲花泡农场创建于1985年,总面积37500亩,其中耕地面积19500亩;人口2100人,其中职工855人。农场下设3个农业分场,5个二级单位,9个事业单位,固定资产663万元,净资产值379万元,是一个以种植水稻为主的谷物农场。莲花泡农场被纳入吉林省2005年国有农场首批税费改革,目前已经受益两年。根据省里制定的改革方案,农场农工土地承包费减轻了82.3%,全场减了1459吨水稻(该农场农工上交款项采取实物形式,原计交1773吨),按照现行价格计算农工减负260多万元,人均减负1250元。目前,农工土地承包费的负担只有原来负担的17.7%。

  辽宁省大洼县西安农场始建于1952年,1984年在国有农场基础上成立镇政府建制。下辖12个分场(村)和13个场直事业单位。现有社会总人口25849人,其中,农业人口23225人,农垦企业职工12000人,农工基本承包土地面积48500亩。西安农场税费改革是从2006年开始的,根据辽宁省制定的农工按基本承包面积每亩负担额最高不超过30元的改革方案,改革后农工亩均负担由改革前的112元减少到30元,减负73%,同时改革前按人头负担的费用全部取消。

  从调研的情况看,吉林、辽宁两省对国有农场税费改革高度重视,根据中央有关精神,结合本省实际情况制定了改革方案,工作扎实,措施有力,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各项政策基本落实到农场、落实到农工,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主要表现为:

  (一)大幅度减轻了农工负担。吉林前郭县国有农场和辽宁大洼县农场平均减负率分别为82.3%和73%。农工反映,现在每亩负担基本在2030元,负担不重,对其生产和生活的压力不大。下面是我们随机走访的一些农工家庭负担变化情况:

  1)吉林莲花泡农场农工曲军家。曲军家共有四口人,承包土地1.95公顷,税费改革前要交5000多元,改革后只交800多元。目前的负担只有改革前的17.7%,比税费改革前降低了82.3%。加上政府的补贴,每公顷每年可收入1万元左右。

  2)莲花泡农场农工赵双印家。赵双印家共六口人,承包土地3.7公顷,税费改革前要交承包费3950元/公顷(每亩263.3元),改革后只缴纳原承包费的17.7%,即699.15/公顷(每亩46.61元)。每年上交每公顷140元的水利工程维护费,养老保险职工个人承担部分每年每人299元。

  3)辽宁西安农场农工王洪臣家。王洪臣家共5口人,承包土地8亩。税改前每年交888.5元,其中包括416的土地租金(每亩52元),人头费237.5元(每人47.5元社会负担),75元的义务工(每人15元),160元的水利工程费(每亩20元)。税费改革后,按每亩30元,只交240元,比税费改革前减少了73%。

  4)西安农场农工赵雅珍家。赵雅珍家共5口人,承包土地7亩。税改前每年交816.5元,其中包括364元的土地租金(每亩52元),人头费237.5元(每人47.5元社会负担),75元的义务工(每人15元),140元的水利工程费(每亩20元)。税费改革后,按每亩30元,只交210元,比税费改革前减少了74%。由于负担大大减轻了,每年仅种地收入就有4000多元。她家还经营两台农用运输车,每年有2万多元的收入。

  二)极大激发了农工的生产积极性。通过国有农场税费改革,使农工切实得到了实惠,极大激发了农工承包土地的热情。从我们所到的生产队看到,家家户户都建起了塑料大棚,尽管初春的东北大地乍暖还寒,离春耕生产还有一个月左右时间,但人们都在忙着水稻育种,为生产做好准备,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前几年农场土地撂荒的现象已不复存在。据前郭灌区莲花泡农场领导介绍,现在一些农场的管理人员,已不想再做管理工作,想承包土地。而在税费改革前,农工土地承包费较高,加上粮食价格较低,使得农工收入处于较低水平,大家都想当管理人员,不想承包土地。这说明了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已经深入人心,极大地激发了农工承包土地的积极性。

  (三)促进了国有农场各项改革。通过国有农场税费改革,使得农场的经营管理费用限制在政府一定的补助和农工较低的土地承包费收入内,要求农场必须精简管理机构和人员,以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如果农场不进行管理体制改革,仅靠目前的收入已不能满足农场管理费用支出,势必导致农工负担反弹,形成农场管理体制改革的倒逼机制。在与农场干部交谈中感到,他们普遍产生了管理体制改革的紧迫感,认为改革势在必行。

  总之,通过落实国有农场税费改革政策,农工确确实实得到了实惠,人气顺、热情高、干劲足,国有农场出现了新气象。吉林同志告诉我们,过去逢年过节农场干部不敢开手机,或换手机号,怕农工找他解决问题,改革后他们再也不用换号或关机了。辽宁同志反映,近几年来省里两会期间关于国有农场农工负担重的提案每年都有十几份,今年两会没有一份关于农场的提案。这充分说明,中央关于国有农场税费改革的决策是深受广大农场干部职工拥护的,采取的各项政策措施也是符合农场实际的,改革促进了农场的稳定和发展。

  二、存在的问题

  从调研情况看,国有农场税费改革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农场办社会负担依然较重。国有农场农工的税负和当地农民相比还有一定差距。主要原因是农场政企不分,企业办社会。吉林前郭县国有农场和辽宁大洼县农场农工现在的负担,除支付职工养老保险个人承担部分属于农工自身受益的负担,主要还在于农场办社会形成的负担。比如,前郭县莲花泡农场,2006年农场每年要支付职工养老保险单位承担部分52万元;教育经费33万元;退休职工工资补差20万元;社会治安、消防、司法、农场区环境治理、安全生产等投入36万元;取暖煤电费用30万元;管理人员工资55万元,合计226万元;而上级补助资金为159.4万元,职工上交承包费收入为51.5万元,合计210.9万元,农场是亏损的。大洼县国有农场要负担公安、司法、卫生医疗、文化广播电视、敬老院、企业自办供水机构和农事五站等事业单位经费支出,2006年农场承担的办社会负担达3283万元。

  为推动农场分离办社会职能,两省目前已下发了分离农场办社会职能的意见。一些农场办的中小学从农场分离出来,交由当地政府管理。比如,辽宁省盘锦市从2006年开始,分离国有农场办中小学,有204所农场办中小学和4830名场办教师移交当地政府管理,原由农场承担的九年义务教育经费,全部改由政府承担。但分离办社会职能遇到了较大困难。主要原因是国有农场教职工和地方中、小学教职工待遇差额较大。如大洼县县直学校中、小学教师月平均工资为1463.39元和1403.94元,而国有农场中、小学教师月平均工资为1059.83元和1058.09元;月平均差分别为403.56元、345.85元,差额总计为1812万元,如由县里负担,县财政难以承受。

  (二)水费负担重。在大幅度降低了农工土地承包费后,水费成为农工的一项主要负担。如前郭县莲花泡农场每公顷水费为1060元(合每亩70元),此外还有每公顷140元的水利设施维护费;大洼县西安农场水费每亩85元左右,农工普遍反映水费负担过重。据西安农场负责人介绍,水费是由水利站(水利站共有110人)收取,独立运行,2006年发生费用370万元,其中包括:水资源费、人员工资110万元,电费130万元左右,维修费60万元左右等费用。可见水费负担过重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管理体制改革滞后,水管办人员过多,人浮于事,效率低,增加了管理成本;二是应由政府承担的防洪设施维护费用也打入了水费。

  (三)国有农场管理体制改革缓慢。从调研情况看,当前各地国有农场的管理体制改革普遍滞后,精简机构和人员的工作基本没有开展。如莲花泡农场管理人员多达89人(不包括老师和退休人员),占职工总数的11%。其中,机关为37人,分场20人,其余为二级非独立核算单位。西安农场管理人员为746人,占职工总数的7%。管理体制改革停滞不前的主要原因在于人员分流难度大。让干部转变身份,要么给钱,要么给承包地。而目前农场既没有资金,也没有机动地。

  三、我们的意见和建议

  目前国有农场存在一些深层次问题,是导致农工负担反弹重要隐患,如不切实加以解决,改革成果难以巩固。应采取有效措施,加大工作力度,加快相关改革步伐,确保改革取得成功。

  (一)进一步加大政策宣传力度。国有农场税费改革得到农场和农工的一致拥护,这项改革惠及1800多万农工,中央财政因此安排转移支付资金近50亿元,是党和政府惠民政策的又一生动体现。应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充分利用报纸、广播电视等多种媒体进行宣传。建议在各地加大宣传力度的同时,中央新闻媒体对国有农场税费改革进行一次报道,集中反映改革取得的成效。让这一政策深入到每一个农场和农工当中,让每个农工明白他们应当享受的权力和义务。

  (二)加快分离农场办社会进程。农场办社会是计划经济时期的特殊产物,改革开放近三十年来,一直延续至今,成为国有农场的沉重负担,应加快分离农场办社会的进程。农场办社会职能较多,一揽子分离出来难度较大,应当区别轻重缓急,循序渐进地进行分离。在农场办社会的负担中,办学负担普遍较重,中小学属于九年义务教育范围,应当由国家财政投入,不应当再由农场独立负担。为此,建议优先将农场办中小学分离出来交由当地政府举办。

  (三)加快农场经营管理体制改革。精简机构和人员,尽可能消化部分改革成本,是巩固国有农场税费改革成果,防止农工负担反弹的关键。根据国有农场的实际情况,改革可以采取这样几个形式进行:一是在实现农场分离社会职能的基础上,实行政企分开。目前国有农场内存在各种形式的企业,这些企业可以采用原来国有企业改革的模式进行转制,成为具有独立法人的公司,独立承担经济责任。二是对一些规模较小的农场改制为乡或村,实行农村管理的模式。这其中涉及到一个土地所有权性质的问题。农村土地是集体所有制,而农场的土地是国家所有。因此要加强国有农场土地所有权转制问题的研究。三是减少农场管理层次,精简机构和人员。有关部门要对农场领导职数、机构和人员编制作出严格规定,至少做到只减不增。

  (四)把农场“普九”债务纳入乡村“普九”债务中进行清理化解。国有农场办中小学在“普九”过程中也形成了不少债务。对农场的发展和农场办中小学的正常运转都有一定影响。目前,全国约有12个省份农场办学分离出来交由当地政府管理,大部分仍由农场负责管理。在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中已将农场纳入改革范围。因此,建议将国有农场在“普九”中形成的债务纳入农村“普九”债务清理化解范围,一并予以解决,避免造成新的遗留问题。

  (五)严格控制水费负担。由于水费已经成为当前农工主要的负担,如不及时解决,有可能成为农工负担反弹的重要因素。应当加快水管体制改革,减少管理机构和人员,水利工程维护管理费用由政府承担,降低运行成本,严格控制农工水费负担。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邮编:100820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