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政务信息>情况反映
发自内心的感激——内蒙古化解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纪实

  

 

  “敬爱的温总理,我们在祖国遥远的北疆——内蒙古东部的贫困山区给您写信……感谢您在我们为债务挠头、求助无门的时候,及时作出了优先化解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的决策,这真是雪中送炭啊!”这是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中心总校校长高连祥写给温家宝总理的一封感谢信。

  另一封感谢信也来自赤峰市,同样出自一个校长之手。赤峰市宁城县天义镇河东小学校长李凤鸣给国家综改办寄来一封感谢信。这封信从他“安心地吃完年夜饭”等细节着手,反映国家化解九年义务教育债务政策给他及债主们带来的变化,发自内心地感谢国家出台的这项好政策。

  两位校长,不约而同地给政府写来感谢信,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饱含着多少辛酸?为了探寻究竟,记者近日来到了赤峰市,走访了写信的两位校长和相关债权人。

  债务压弯了校长的腰

  高连祥是2006年担任广德公镇中心总校校长的。由于学校在他来之前背负的沉重债务,“校长”这个称谓在2007年底之前带给他的不是尊重和荣耀,而是麻烦和无奈。

  广德公镇中心总校现有3所完全小学、两所初中和6个教学点,共有2500多名学生。由于覆盖人口多,广德公镇中心总校成为翁牛特旗负债最多的学校,此次化债共锁定债务本金321万多元,共630多笔。

  “按学校过去的收入,三年不开课也还不起债。”高连祥说,这些债务多是民间借贷、拖欠施工费和教师差旅津贴等,主要用于学校修建新校舍、拉电、打井等投入。

  高连祥清楚地记得刚任校长时的情形:一个星期至少有3次被债主堵在办公室出不了门,有的时候一天接待讨债人多达20余人。有一次,一位债主情急之下揪着高连祥的衣领跟他理论,让这位校长斯文扫地。而且债务是他来这里之前欠下的,现在把账都算在自己头上,高连祥多少觉得有点冤。

  欠债不还自然就没了信誉,学校在镇上已经借不到一分钱。无奈之下,学校只能发动教师以个人名义向亲戚朋友借款,时间一长,亲戚之间也都因此闹僵。高连祥作为学校法人当了6次被告。“说实话,每看到法院来的蓝皮快件儿,我心里就觉得不是滋味儿。”他说,随着债权人不断上诉,学校债务额也不断增加,如果算上法院执行费和银行利息,每笔债额几乎要翻番。

  “如果不是义务教育债务化解工作及时启动,我当被告的次数还会更多”,高连祥说。去年6月,内蒙古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化解工作开始锁定债务,高连祥的包袱一下子卸了下来。现如今,广德公镇中心总校297.5万元的债务已经还到了每一个债权人手中,第二批30多万元还款也即将到位。无债一身轻的高连祥终于能腾出手来抓教学,他由衷地感激政府出台的好政策。

  和高连祥一样,赤峰市宁城县天义镇河东小学校长李凤鸣也被债务压弯了腰。

  见到李凤鸣是在他简陋的办公室:两对靠墙的沙发是别人丢弃后拣来的,没有书柜,三尺长的校长办公桌一半用来堆了书,可供写字的地方小之又小,比较醒目的是墙上挂着的“明德正己,竭能敬事”的格言。李凤鸣坦言,自搬进这个办公室来,现在是最轻松的时候。

  多数时间,李凤鸣作为校长,在这里的首要工作就是应付讨债。早在19989月上任之初,李凤鸣就对河东小学的“普九”债务问题有所耳闻。当时学校主要的收入是学生的学费,年收入14000多元,而学校为了完成“两基”达标,已经欠下了32万元的债务。

  李凤鸣刚摸清了学校的家底,就有债主上门要债,逢年过节更是苦不堪言。债主登门时,他只好悄悄藏起来,最狼狈的时候,连桌子底下都藏过。不堪其扰的李凤鸣,无奈之下给县教育局写了几次辞职报告,也曾因为躲债犯心脏病,住进医院好几次。作为学校法人,李凤鸣也两次上过法庭,然而,两次判决结果都因为学校无力执行而变成一纸空文。

  学校困难,改作业的墨水都要老师自己掏钱买。尽管节省了一切开支,但每年必要的培训等支出,还是让学校产生了2万元左右的债务。随着学校招生人数的逐年扩大,到2004年,加上新盖教学楼的开支,学校的总债务已经达到了140万元。

  就在李凤鸣一筹莫展的时候,内蒙古自治区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化解工作正式启动。目前,学校的140万元债务中,已有近110万元的债务剥离给了县财政。李凤鸣说,现在办学条件好了,招生人数增多,教师工资县财政统管,生均公用经费在原来230元的基础上再次大幅提高,用公用经费维持学校的正常运转已不成问题。剩余的31万元的欠债多是教职工的集资款,学校正在想办法慢慢解决。

  债务有了着落,债主也就不去学校要债了,李凤鸣终于可以挺起腰板做人,今年春节和家人清清静静地过了一个年。“化解九年义务教育债务,是一项利民利校的好政策,既减轻了学校的压力,让校长能集中精力抓教学,也稳定了债主的情绪,有利于社会的安定团结”,李凤鸣由衷地说。

  据宁城县县长助理、财政局长孔繁斌介绍,全县有8000多万元义务教育债务。还债资金由中央和自治区财政给予70%的补助,市本级补助10%,其余20%由县财政预算安排,全部债务将在年内化解完毕。

  记者来到广德公镇中心小学时,正赶上学生们中午放学。看到记者手里拿着相机,很多孩子主动围拢上来,争着要照相。在镜头前,他们打着“胜利”的手势,嘻嘻哈哈闹成一片,欢乐的气氛感染了周围的人。

  此时,学校食堂里也同样热闹。住校的孩子们10个一组,围着桌子站着吃饭。今天的午餐是猪肉粉条加发糕。“桌长”庞宗书的任务是维持吃饭的秩序。这个穿着红色运动服、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念5年级了,饭量渐长,吃什么都香。不到5分钟,他就把面前的粉条全部吃完了,然后一个劲地啃着发糕。“饭太香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

  “学校能有这样安宁的教学环境,得益于国家出台的债务化解政策。”中心小学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广德公镇中心小学的办学条件在周围乡镇中还算是比较好的,这里有整齐的校舍,整洁的操场,近年还新盖了食堂和宿舍,让住校的孩子生活更方便。“学生越来越多,我们学校还要新盖一栋教学楼,现在盖房子要县里立项,学校不会再去借钱了”。

  化解了夫妻间的感情债

  第一眼看见老实巴交的赵立新老师,很难把他和“债主”画等号。用时髦的话说,赵老师是个“另类”的债主,他借钱给学校,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苦日子一过就是好几年。

  赵立新曾是广德公镇二中后勤部的负责人。2001年学校有800多人住宿,但学校没有一口井,每天需要从校外拉水,而且用电和旁边的一家砖厂共用一个闸,师生用水用电极不方便,每个月仅电费就要1000多元,学校负担不起。由于当时学校已经负债累累,再也筹不到钱为师生解决这个问题。于是,赵立新就以个人名义向亲戚朋友共借了5.7万元,为学校打了井、拉上电,结束了全校师生靠拉水生活的日子,而他则从此过上了躲债的日子。

  2005年,赵立新因欠债吃了官司,法院很快判决并强制执行,从他每月880元的工资中扣除500元,到20077月,共计扣款9500元。按这个扣款速度,赵立新要用十年时间才能还完欠债。为了不给家里人增加压力,说情、打官司、扣工资这些事,赵立新都瞒着妻儿独自承受。朴实的妻子也一直没有问过他,默默地用所剩无几的微薄工资养活一家老小。这让赵立新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与愧疚。

  现在,借给学校的钱赵立新已经拿到手,扣的工资也全部退了回来。“要是没有化解债务这个政策,这种苦日子还不知啥时候是个头”,他由衷感谢党的好政策。可躲债的经历,却让赵立新留下了一着急就口吃的毛病,至今心脏还有些问题。

  翁牛特旗乌丹第六中学教师张庆义因帮学校借钱,险些婚姻破裂。为解决因“两基”达标拖欠施工队的建设费用,学校用教师和家属的名义从信用社贷款12万元,预付了部分工程款。其中,张庆义瞒着妻子做了担保,后因妻子的哥哥买房需要担保,两人发生了矛盾。张庆义几次找到学校,学校则因为实在没有多余的经费而未能解决。张老师和妻子因为此事几乎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2008年年初,在学校最困难的时候,70多万元的“两基”债务一次性得到了解决,债主们拿到了拖欠的工程项目款,张老师夫妻关系也和好如初。回忆起这一切,张庆义动情地说,真要好好感谢政府,否则家被拆散了,学校也不得清静。

  要说还债不容易

  据了解,和广德公镇中心小学一样的学校,在翁牛特旗共有24所。翁牛特旗财政局局长、综改办主任徐占国告诉记者,该旗从20076月中旬开始对农村牧区义务教育“普九”债务进行了全面清理核实。这些债务总额为7973.16万元,共涉及12个苏木乡镇,5个国营农场,229个嘎查村,24所中小学校。“从债务用途上分析,校舍修建6769.45万元,占债务总额的83.03%”,徐占国说。

  “我们的任务就是核准每一笔债务,让每一个债主拿到钱,同时确保财政资金安全,不花一分冤枉钱。”徐占国说,由于化债工作历史原因复杂,工作起来非常辛苦,债务清理历时5个月,有的同志带病坚持工作,虽然腿肿了、感冒了,但都一直坚持下来。“我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把党的惠民政策落实好,把学校从沉重的债务负担中解脱出来。”

  据了解,翁牛特旗的化债工作流程是,先成立以政府一把手为组长的农牧区义务教育债务化解工作领导小组,确定化债范围。“我们核准的债务是发生在20051231日之前,与学校建设直接相关的债务。”该局副局长吴春光说,这些债务包括旗本级、苏木乡镇政府、嘎查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牧区中小学为完成“普九”目标,以及为农村牧区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校建设和发展,通过向金融机构贷款、施工单位垫资以及向教师和学生家长等方面的借款,用于教学及辅助用房、学生生活用房、校园维修建设、教学仪器设备和图书购置等。

  确定债务范围后,两个工作小组深入农牧区中小学,实地看账、核准凭证,对确认的债务登记造册。“在核定债务中遇到很多问题,比如以教师名义贷款用于学校建设而产生的利息等,还有一些借新债还旧债的情况,都要追朔到债务发生的源头,进行区分处理。”吴春光说,这些债务涉及到4000个债权人,债务金额从几百块到几万块不等,要厘清每一笔债务,其难度可想而知。这是整个债务化解中最艰难的一环。

  锁定债务后,工作组根据债务情况逐一建立台账,张榜公布。债务公示7天后,没有疑义的,旗财政局与债权人签订债务转移协议书,所欠债务由政府来承担并负责偿还。在广德公镇中心总校,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张公示表——《内蒙古自治区化解农牧区义务教育“普九”债务确认剥离公示表》。公示表详细记载了债务发生的时间、债务用途、记账时间及凭证号、债务额、债务经办人、债权人的基本情况及债权人签字等。“加强群众监督,才能保障债务的真实性。”吴春光说,债务剥离后,还要经过三关审核:审核、复核和分管局长签字拨付。拨付工作由工商银行统一完成,采取直接拨付到债务人账户的做法,没有中间环节,确保把钱还到每一个债权人手中。

  翁牛特旗常务副旗长田向存介绍说,200712月末,全旗完成了全部中小学校的债务资金兑付工作,兑付资金4000万元。剩下的债务主体大都是乡镇和嘎查村,这些债务力争在8月底前全部化解。

      翁牛特旗在化债中一个突出的特点是,以本金为主,几乎没有涉及到利息。“债权人中涉及利息的很少,个别涉及到银行利息的,我们把利息单独记下来,先还本金”,翁牛特旗综改办的韩会群介绍说。事实上,此次还债对于债权人来说可算是意外之喜。“这些债务中,有的已经欠了十年了,很多人都觉得瞎了,不可能再还,原本没抱什么希望,所以听说现在能还上本金,大部分人觉得已经很不错了,一部分想不通的,经过做工作也都同意化解了。”

  当然,债权人的这种行为与赤峰当地重视教育有关。纯朴的民风让这里的债权人觉得,债务是为了办学欠下的,又不是被学校挥霍浪费掉的,再纠缠利息也没啥意思。

  在赤峰市采访的几天里,一直是赤峰市综改办主任助理王毓全程陪同。由于人员全都在各个旗县检查工作,他就成了“光杆司令”。他对记者说,现在市综改办对各旗县进行的化债检查工作已经开展两个礼拜了。市财政局要求,凡是债务规模在10万元以上的,检查组要100%通过电话查询,了解资金到账情况;50万元以上的债务,必须实地检查账簿、记录金额,逐笔核实;对其余的债权人,抽查面不得低于10%。“我们的工作就是要确保把资金安全地还到每一个债权人手中,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债权人因为资金问题找上门来”,王毓说。

  据王毓介绍,赤峰市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按照“四个优先”的原则安排化债顺序,即“优先偿还有息债务、优先偿还小额债务、优先偿还个人债务、优先偿还学校债务”。根据2007年上半年的清理结果,赤峰市共清理锁定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70179万元。目前,全市12个旗县区中已经有6个全面完成了化债工作,累计兑付资金46630万元,占化债总额的66.4%

  截至2008531日,内蒙古自治区累计化解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21.71亿元,占全部债务总额的55.4%,全部完成化债任务的旗县达50个,化债进度超过50%的盟市达到9个。记者从内蒙古财政厅了解到,内蒙古自治区将在今年年底前全面完成化解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工作。按照“债多不多补,债少不少补,早还不少补,晚还不多补”的原则进行,并实行以奖代补,对2007年内完成化债任务的旗县,将再给予10%的化债奖励。为了确保化解债务工作顺利进行,自治区对化债资金实施特设账户管理,由旗县财政部门直接支付债权人。此外,自治区还专门编制了化解债务管理信息系统,对化债实行动态监控管理。

  难中之难——确认债务

  记者手中拿着一份高连祥校长签字的《翁牛特旗“普九”债务转移协议书》,这份协议书把广德公镇中心总校的一笔债务剥离给了旗财政局。协议书明确写道,翁牛特旗财政局于20071229日之前偿还债主债务本金21000元,利息0元。

  签订这样的协议书是化债过程中最关键的一环。对于化债工作小组来说,签订了这样一份协议书,就意味着一笔债务得到了顺利剥离。“只要确认了债务,其后财政拨付的环节就相应简单了。”韩会群深有感触地说,化解“普九”债务,难就难在债务确定环节。

  “积债难清”,内蒙古财政厅副厅长刘义胜在介绍内蒙古的债务情况时这样说。从1992年到2006年,内蒙古101个旗县(市、区)全部完成了“两基”达标任务,这段时间欠下的债务历时14年。俗话说,“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由于以前农村财务管理较为混乱,县域经济发展滞后,没有资金保障的化债便成为了一句空话。此外,近年来,由于学校布局调整,债权人、债务人均有变动,债务点多面广,认定起来困难重重。

  截至2005年底,内蒙古农牧区义务教育债务达39.2亿元,而这些债务大部分沉积在基层,特别是学校自身承担的债务高达16.41亿元,占全区债务总额的41.86%。“我们在化债过程中,既要让债权人感到温暖,又要保障财政资金的安全。”刘义胜说,要做到“两全其美”没有高度负责的精神,是不可能办到的。

  除了债务时间跨度长,利息的计算也是债务确定中的一大难点。“‘普九’负债多发生在我国金融过热的时候,当时利率很高,筹资不规范,为现在的债务清理带来很多困难”,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丁国光说。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司法解释规定,在诉讼中将优先承认不高于同期银行利率4倍的契约利息。事实上,当时有的利息高达20%,经过10年时间,债务往往会翻倍。

  “内蒙古‘普九’债务本金39亿元,按平均借债10年计算,算上利息,没有70-80亿元根本打不住。”“在利息问题上,既要强调依法性,也要强调公益性。”刘义胜说,义务教育属于公益性活动,在化债过程中,即使是合法的利息,也提倡减免。因此,赤峰在化债中基本做到“零利息”的尤为不易。王毓郃说,“我们在化债过程中用几条腿走路,充分利用了财政资金、闲置资产变现、社会捐助和利息减让谈判,做到了少花钱、多办事。”

  债务清理和核实审计锁定工作在其他试点省份也顺利进行着。在今年4月召开的清理化解农村义务教育“普九”债务部分省份专题座谈会上,记者了解到,全国清理化解农村“普九”债务试点工作进展顺利,取得了初步的成效。截至321日,内蒙古、江苏、陕西、宁夏、四川5个试点省份已经进入债务偿还阶段。

  旧债要了  新债要止

  在走访中,记者注意到,国家已明确规定禁止农村义务教育新债发生,但很多中小学大量花钱的需求却并没有因此停止,产生新债的冲动仍很强烈。

  广德公镇中心总校租用的办公室位于村委会的顶层。撤乡并镇后,教育布局进行了调整,中心总校的人数由原来的300人增加到500人。学校因此把原来的教师办公室改成了教室,老师们只得在外租用办公室。“现在刚刚还完债,没有钱盖新房,只好租赁村委会10间房,一年的房租加上取暖费,接近2万元”,高连祥说。

  在广德公镇中心小学,记者看到,全校500名师生,仅有一个建了20年的老厕所。学校的负责人指着垮塌的围墙告诉记者,全校课间时间上厕所要排大队,学校几次想翻修厕所,可是没有钱,也不能举债,只好维持现状。

  “学校的这些需求是正常的,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加快,农村牧区广大群众要求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愿望就会更加强烈。”刘义胜说,制止新债的关键是要完善机制,进一步规范、引导和满足这些需求。事实上,随着农村义务教育布局调整,合并后的中心学校生源越来越多,其扩张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新债产生的压力也会随之加大。因此,控制新增债务成为化解农村义务教育债务的前提和基础。

  “一面化解旧债,一面发生新债,那么化解农村牧区义务教育债务工作就会陷入恶性循环的局面,不仅会影响农村牧区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的建立,还会成为农牧民负担反弹的隐患。”刘义胜说,内蒙古在制定新债发生方面主要采取了四项举措:首先是签订化债责任状,对超能力举债建设和借新债还旧债实行一票否决。同时,建立农村牧区教育新债责任追究制度,本着“谁签字,谁负责”的原则,将举借债务情况作为领导干部任期经济责任审计的重要内容。其次是建立教育项目审批制度。自治区规定,凡学校新上建设项目,必须先落实资金来源,并按规定上报旗县政府审批后方可实施。三是健全干部考核体系,引导基层干部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四是完善农村牧区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旗县政府统筹安排义务教育经费,将农村牧区义务教育经费全部纳入财政预算,不留缺口。

  “旧债要了,新债要止;新债不止,就没完没了,后患无穷。”丁国光说,要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建立制止发生新的农村义务教育债务的长效机制:一是严格落实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政策,将农村义务教育全面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二是要加强源头控制,从更高层次上规范教育部门的行政行为,出台严禁各种新的教育达标建设的文件;三是制定中长期教育规划布局,学校基本建设要与政府财力水平相适应,引导学校适度、健康、规范发展;四是建立新建校舍投资审批责任制,谁审批谁负责资金筹措,谁承担新债发生的责任;五是加强部门协作,建立健全农村义务教育债务监控体系;六是严肃有关纪律,落实农村义务教育新债责任追究制度。

  丁国光透露,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工作小组将与各试点省份政府签订化解农村“普九”债务责任书,强化省级统筹责任,要求各试点省份实现“三个确保”,即确保农村“普九”债务化解任务圆满完成,确保不再发生新的农村义务教育债务,确保化债过程中农村社会和谐稳定。

 

附件下载:

 

  】 【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
地 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三巷3号
网站管理:财政部办公厅
电子邮箱:webmaster@mof.gov.cn
技术支持:财政部信息网络中心
邮编:100820 电话:010-68551114
京ICP备05002860号